[魏传] 三国杀武将列传 王佐之才荀彧

2016-05-06 18:00:00 | 浏览人数:75667 | 分享到

颖川有奇士,名誉王佐才

彧年少时,南阳何颙异之,日:王佐才也。

----《三国志•魏书•荀彧传》

中常侍唐衡欲以女妻汝南傅公明,公明不娶,转以与彧。父绲慕衡势,为彧娶之。彧为论者所讥。

----《典略》

又问:“曹公、荀令君、赵荡寇皆盖世乎?”衡称曹公不甚多;又见荀有仪容,赵有腹尺,因答曰:“文若可借吊丧,稚长可使监厨请客。”其意以为荀但有貌,赵健啖肉也。

----《平原祢街传》


荀令君至人家,坐处生曰香。

----《襄阳记》

[魏传] 三国杀武将列传 王佐之才荀彧


荀彧,字文若,曹营首席谋士。曹操帐下谋士如云,单论智谋,司马懿和郭嘉最为著名。然而司马懿的主要活跃时期实际上并不在曹操时代,至于郭嘉乃是如今大众公认的对曹操贡献最多的谋士,俨然谋主之地位。然而,真正在曹营中起中坚地位的,始终还是荀彧。

荀彧的祖父知名天下,生下的八个儿子被号称为八龙,其中荀绲是荀彧的父亲。而据《典略》记载,关于荀彧的婚姻,荀绲做了一件不那么光彩的事,当时中常侍唐衡权势熏天,与左悺合称为“左回天,唐独坐”,这个唐衡希望把女儿嫁给一个叫傅公明的人,而傅公明不娶,就转给荀彧,其父荀绲希望能攀结唐衡的权势,于是就答应了婚事,于是都被大家讥讽他攀慕权势。

然而这段记载值得研究。唐衡死于汉桓帝延熹七年,那年荀彧才两岁,即荀彧与唐氏女结婚时,唐衡已死了多年。何况宦党权势熏天,稍有不从,立即遭祸,结之不可以为非。就算真的攀慕权势,就当时来说也只是一种常用的成名手段而已,诸葛亮不也是通过娶黄月英而得以进入荆州上流吗?(黄承彦和刘表蔡有亲戚关系)这也是当时的一种风气了,有才学也需博得知名度才能得以一展所长。

不管如何,荀彧出身官宦世家,荀氏权势不大,但却声名远播。而荀彧年纪轻轻就被南阳郡的何颙称道,说他是“王佐之才”,而这个何颙是曹操和袁绍的好朋友,正有意无意地帮他们物色人才呢。而何颙送的这个称号也就被《三国杀》采纳为荀彧的称号了,何颙一语中的,日后荀彧施展本领,正体现出“王佐之才”这四个字。后来的大官僚钟繇和司马懿都对荀彧赞誉有加。

荀彧不但有才,而且有貌。《典论》就称其“伟美”,而著名的毒舌祢衡虽然骂遍曹营诸臣,却在骂荀彧之余也不得不称赞他的外貌。而根据《襄阳记》记载,荀彧为人好熏香,时间久了便身带香气,到人家作客,其香气还留了三天之久。

审时度势,直选明主

除亢父令,遂弃官归。谓父老曰:“颖川,四战之地也,天下有变,常为兵冲,宜亟去之,无久留。”乡人多怀土犹豫,莫有随者,彧独将宗族至冀州。

----《三国志•魏书•荀彧传》

而袁绍已夺馥位,待彧以上宾之礼。彧弟谌及同郡辛评、郭图,皆为绍所任。或度绍终不能成大事,时太祖为奋武将军,在东郡,初平二年,彧去绍从太祖。太祖大悦曰:“吾之子房也。”以为司马,时年二十九。

----《三国志•魏书•荀彧传》

作为一个出类拔萃的智士,对于天下时势,必能看到大家看不到的东西。荀彧就是这么一位。他一眼就看出家乡颖川是兵家必争之地,不能久留,刚好同好同乡韩馥当上了冀州牧,派人来迎接荀彧,于是荀彧便将整个家族都搬到冀州,其他人却没有肯跟随的.

荀彧到达冀州,韩馥己经被袁绍用计夺去冀州,袁绍同样重视荀彧,不但如此,还重用其弟荀谌,还有同为穎川人的辛评和郭图。当时袁绍刚取得一州,自身名重,天下英雄从之如云,然而荀彧却能看出袁绍终不能成大亊,竞去投靠当时并不很起眼的曹操。这种眼光真是令人佩服。辛评、郭图、荀谌这三人均非泛泛之辈,都是颍川名人智士,却都为袁绍名声所迷惑,最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。

曹操见荀彧,一见如故,更将他比作自己的子房(即张良,张良字子房)这时荀彧才二十九岁。虽然史上没有记载曹操和荀彧谈了些什么,但内容一定是些大战略方向,而从曹操这么受用来看,可见其水平不会比诸葛亮的隆中对差太远。实际上,荀彧在曹操早期确实是兼任张良萧何的职责,既要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;又要筹措粮草、管治后方。而到了曹操迎了汉献帝之后,手下多了荀攸和郭嘉,荀彧这才退下来,做他的“全职萧何”。

文弱书生,勇救三城

布既至,邈乃使刘翊告彧曰:吕将军来助曹使君击陶谦,宜亟供其军食。众疑惑。彧知邈为乱,即勒兵设备。

----《三国志•魏书•荀彧传》

豫州刺史郭贡帅众数万来至城下,或言与吕布同谋,众甚惧。贡求见彧,彧将往。敦等曰:“君,一州镇也,往必危,不可。”彧曰:“贡与邈等,分非素结也,今来速,计必未定;及其未定说之,纵不为用,可使中立,若先疑之,彼将怒而成计。”贡见彧无惧意,谓鄄城未易攻,遂引兵去。

----《三国志•魏书•荀彧传》

(彧)谓昱曰:“今兖州反,唯有此三城。宫等以重兵临之,非有以深结其心,三城必动。君,民之望也,归而说之,殆可!”

----《三国志•魏书•荀彧传》

在荀彧的辅助下,曹操事业蒸蒸日上,但就在他疯狂屠杀徐州百姓,肆意掠夺徐州财富之时,后院起火了。曹操的好朋友张邈突然叛变,勾结远道而来的吕布迅速夺了曹操根据地---兖州,张邈知道钱粮多在荀彧处,便派使者刘翊游说吕布来帮助曹操,希望拿些粮食。这样的雕虫小技当然瞒不过荀彧,他立即就预见到事态严重,便下令布置防务,并派人通知夏侯惇和程昱,准备迎战。

这时,豫州刺史郭贡趁火打劫,竟抢在吕布之前,提兵数万来到城下要见荀彧。夏侯惇认为荀彧是兖州的希望,不能有危险。而荀彧则料定郭贡是来投机的,攻城决心不足,去一趟能安其心,否则反而促使他马上造反。果然,郭贡见荀彧孤身前来,以为荀彧有恃无恐,便打消主意,乖乖地撤退了。荀彧乃是文弱之人,却敢于孤身一人深人敌寨,其勇气让人钦佩。

郭贡虽退,但对吕布陈宫的主力却不能施这种计策了。荀彧便和程昱商量,让他去说服范县和东阿,结连三城、坚守不出。结果在荀彧的策划下,在大部分兖州守军都造反的情况下,靠着荀彧、程昱和夏侯惇三人和少数兵马据险守要,硬是守住了三座小城,一直撑到了曹操回师。

迎帝以拔萃,一计定天下

“昔晋文纳周襄王而诸侯景从,高祖东伐为义帝缟素而天下归心。自天子播越,将军首倡义兵,徒以山东扰乱,未能远赴关右,然犹分谴将帅,蒙险通使,虽御难于外,乃心无不在王室,是将军匡天下之大节也。今车驾旋轸,义士有存本之思,百姓感旧而增哀。诚因此时,奉主上以从民望,大顺也;秉至公以服雄杰,大略也;扶弘义以致英俊,大德也。天下虽有逆节,必不能为累,明矣。韩暹、杨奉其敢为害!若不时定,四方生心,后虽虑之,无及。

----《三国志•魏书•荀彧传》

公元196年之前的曹操,其实和其他诸侯没什么两样,到处抢夺地盘,以大兼小。诸葛亮常说曹操得天时,然而天时也需要聪明人才能抓住。把持朝政的西凉军内斗,汉献帝被杨奉等人劫了出来,却东奔西跑,居无定所。而且情况十分凄凉,官阶不太高的官员都要饿死,堂堂天子竟要诸侯们供给粮食。“天时”来了,却又有多少人能看到?袁绍比曹操强大多了,却一无所动,心里巴不得献帝不要来自己那边缚手缚脚才好。这就是眼光短浅,想事情只想其一,试想皇帝身无一卒在手,怎能对你缚手缚脚?而荀彧却高瞻远瞩,力劝曹操迎接献帝,挟天子以令诸侯。

曹操依计而行,果然,迎接了献帝的曹操,什么事都假以天子之令,政治地位立即拔高。当时思汉的知识分子还是不少,至少认为迎天子的曹操不是胡作非为的军阀,于是大量的人才流向曹营,荀攸和郭嘉都是这个时候来投的。而且曹操的根据地就是天子之都,打曹操就是打天子,谁敢乱来?好处确实多,荀彧这一计最为高绝,乃是战略层面上的最高典范,使曹操在诸侯中拔高一筹,为其以后扫荡群雄奠定了基础。荀文若真乃绝世智者。

驱虎以吞狼,巧计破枭雄


彧曰:“又有一计,名曰驱虎吞狼之计。”操曰:“其计如何?”彧曰:“可暗令人往袁术处通问,报说刘备上密表,要略南郡。术闻之,必怒而攻备;公乃明诏刘备讨袁术。两边相并,吕布必生异心:此驱虎吞狼之计也。”

----《三国演义》第十四回

“刘备天下枭雄,一世所惮。”这是因为刘备能聚人、用人,一旦了資本,便无人能制。公元196年的刘备刚刚取得徐州一年多。立足未稳。然而曹营君臣目光如炬,他们对强大的二袁、吕布不屑一顾。但对弱小的刘备却向来十分重视,都希望在他壮大之前把他灭掉。于是,《三国演义》结合曹营一贯的对刘政策,杜撰出以下这么一条计谋。

当时曹操刚迎献帝,百废待兴,无暇顾及东方,但总不能眼巴巴地看着刘备的势力日益壮大,于是荀彧便想了一条非常毒辣的计谋。先派人到袁术处说刘备暗中上表要讨伐术,激怒袁术。使他北讨刘备,然后又以天子名义命令刘备征讨袁术。刘袁打了起来之后,徐州空虚,旁边的吕布必然红了眼,来抢徐州。荀彧这条计策之所以能施行,是因为他对刘、袁、吕三人性格非常了解。刘备打着忠义旗号,不得不从天子令。袁术多疑自大而贪心,又素来看不起刘备,被这么一激,自然北上;吕布唯利是图,徐州一空,当然是要夺取的。果然一切皆如所料,刘备丢了徐州。虽然没有丧命,但根据地没了,无法发展,其实荀彧此计就是针对刘备,至于徐州为谁所得也无所谓,反正吕、袁均不成气侯,放着消灭就是。

《三国杀》主要还是以《三国演义》为准,因此也将这条计谋引入荀彧的一个技能:【驱虎】通过有一定运气成分的拼点,达到驱虎的目的。含意就是荀彧这条计是用来驱动比自己强的敌人,成功驱虎,则虎为你所动,反之,驱虎失败,你为虎所伤。

三国杀Online主创团队

2016-05-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