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群传] 三国杀武将列传 大军阀之董卓

2016-02-04 16:00:00 | 浏览人数:63402 | 分享到

大军阀是怎样炼成的

“凉州扰乱,鲸鲵未灭,此臣奋发暛命之秋。吏士踊跃,恋恩念报,各遮臣车,辞声恳恻,未得即路也。辄且行前将军事,尽心慰恤,暛力行陈。”……“臣掌戎十年,士卒大小,相狎弥久,恋臣畜养之恩,乐为国家奋一旦之命,乞将之州,效力边陲。”卓再违诏敕,会为何进所召。”

[群传] 三国杀武将列传 大军阀之董卓

汉灵帝中平元年(公元184年)冬天,北地郡的羌人再次叛乱,还鼓动起了有兵权的韩遂、边章一起加入。在这场不断兼并的战争中,边章和韩遂势力迅猛增强,有了可以叫板朝廷的资本。中平二年,他们以讨伐“十常侍”为名,率领大军直逼首都洛阳,一直打到了皇家的陵园。

汉灵帝急忙征派几乎所有强将精兵抵御,于是,董卓又一次出山,拜为破虏将军,和司空张温、执金吾袁滂、荡寇将军周慎等率领10余万人马,屯兵美阳(今陕西雍州武功县北),护卫帝陵。因为表现突出,董卓战后被封为台乡侯,食邑千户。可好景不长,三年后韩遂又联合马腾再次出兵,一路下来已经打到了陈仓(今陕西省宝鸡市)。汉灵帝似乎认准了董卓,拜他为前将军,命他再次率军出征。而董卓也果然不负重望,大败韩遂、马腾。当时政府军和起义军实力相当,战况一度陷入僵局。某天半夜,天空出现了一道亮光,照得夜晚如白昼,起义军的士兵大多数都是边疆的少数民族,没有接受过什么教育,认为这种异常天象是兵败的前兆,顿时军心大乱,而董卓一见战机出现,立刻带兵杀入敌营,将起义军一路打回了榆中。这一战,董卓的同事都损兵折将,上司兵败革职,只有他一个人打了个胜仗,还全军返回。所以凭着这次功绩,他被封为邰乡侯。

为了巩固西北边防,朝廷需要董卓这样的人,而他的存在确实巩固了凉州的防务。但由于董卓长期在凉州作战,聚合了一支以凉州人为主、兼杂胡人和汉人的混合军队,其在凉州的实力和声望已超过了朝廷,逐渐不受朝廷节制。

汉灵帝对此很不放心,先后两次要董卓到洛阳来任职,借以夺其兵权。但董卓拥兵自重,挟羌人扰境威胁,拒不来京,更不交出军权。在这种形势下,朝廷本想让左将军皇甫嵩以武力干掉董卓,可皇甫嵩却被董卓给说服了,加之他本人也不愿意消耗自己的嫡系部队,此事也就不了了之。

东汉王朝有一个特点:因为辅佐刘秀夺得天下的大都是地方豪强,成功后他们的势力有增无减。到了后期,中央政权衰落而地方势力更强,皇帝渐渐丧失了对地方的控制权。而官员是从地方名士中选出,代表了地方势力,所以皇帝基本上被架空了,董卓便是这样的一个代表。为了压制地方豪强,皇帝不得已倚重宦官,终造成了“党锢之乱”。

董卓把军队屯驻在河东郡,以观朝廷的反应。此时的朝廷早已不能拿他奈何了,于是整个陇西便成了董卓的势力范围,他不仅掌握强大的武装力量,还是朝廷命官、边陲重臣。极度膨胀的野心,促使董卓开始着手设计问鼎中央政权的步骤。

暴虐:权利的顶峰

“天下之事,岂不在我,我令为之,谁敢不从。”

——《英雄记 · 董卓》

贼臣持国柄,杀主死宇京。荡覆帝基业,宗庙以燔丧。播越西迁移,号泣而且行。瞻彼洛城郭,微子为哀伤。

——曹操《薤露行》

董卓狼戾贼忍,暴虐不仁,自书契已来,殆未之有也。

——陈寿评

中平六年(公元189年)四月,汉灵帝刘宏在嘉德宫驾崩,少帝刘辩继位。由于刘辩年幼,暂由何太后临朝主政,皇权更加衰微。宦官和外戚为了控制皇权,斗争日趋激烈。深知朝廷派系之争的董卓,得知灵帝驾崩的消息后,心中窃喜,他密切注视朝廷各派动向,随时准备相机而动。

不久,董卓便收到国舅,也就是大将军何进的密令,以圣旨名义召,让他与司隶校尉袁绍共同诛杀十常侍的领袖张让。董卓接到圣旨后,大喜过望,立即召集人马,连日引军进京,并按何进的意思,上书少帝,要求“逐君侧之恶”,“收让军,以清奸秽”。可是,董卓万万没有想到,在他还没赶到洛阳之前,何进就在争斗中被十常侍杀掉了。

此时,虎贲中郎将袁绍先领兵进入洛阳,听到何进被杀的消息后,便放火烧毁了南宫,并追杀张让等人。张让和中常侍段硅慌忙劫持少帝和陈留王刘协,半夜出逃至黄河渡口小平津(今河南省巩县西南)。

快到京城时,董卓远远望见一片火海,知道情况有变,打听到少帝逃往北芒,便急忙率兵前往,希望赶在袁绍之前找到少帝。当少帝被蜂拥而至的大军吓得惊慌失措,泪流满面时,董卓大摇大摆上前参见,并询问事变经过。少帝结结巴巴,语无伦次,倒是站立一旁的陈留王刘协主动上前向董卓讲述了整个事变的经过,叙述毫不含糊,条理清楚。当时,刘协只有9岁,比少帝还小整整5岁。董卓大为欢喜,认为刘协要比刘辩强得多,又是董太后亲自抚养的,脑子里突然闪念出罢黜刘辩、拥立刘协的念头。

董卓把少帝奉迎至皇宫后,自恃有救驾之功,挟天子以令诸侯,开始干预朝政。但长期统兵打仗,让他深深体会到:要想征服百官,控制朝廷,必须先得掌握强大的军事后盾。

董卓刚到洛阳时,洛阳的军队有车骑将军何苗,武猛督尉丁原和董卓三股。而董卓只带来了三千人,为了给洛阳造成一种强烈的军事威慑影响,他每隔四五天就命令所部晚上悄悄溜出洛阳,第二天早上再浩浩荡荡开进洛阳,俨然千军万马源源不断,所有人都被董卓如此强大的实力所吓倒。

假象能暂时迷惑人,终会被人识破。不久,董卓便开始采取实际行动,以扩充兵力,收揽兵权。董卓先派其弟董旻诱使何苗的部下吴匡杀掉何苗,何进、何苗的部队群龙无首只有任董卓收编。然后又诱使吕布杀掉丁原,扶植吕布为新首领,基本上算是招降了丁原部。至此,手握重兵的董卓成为了唯一在京师说话算数的人,并顺理成章地接管了朝政。

有了强大的军事后盾,董卓便有恃无恐,为所欲为:他迫使朝廷免除司空刘弘的职务,自己取而代之。接着,为了进一步独揽中央政权,董卓决定召集文武百官商议废除少帝,另立刘协。虽然此举遭到了群臣的反对,但迫于董卓的淫威,都敢怒不敢言。董卓废掉少帝,将他贬为弘农王;另立陈留王刘协,即为汉献帝。董卓做事属于“要么不做,做就做绝“,已经没有利用价值,又会让自己贻人口实的少帝母子,有碍董卓在朝廷上下自由行动和树立威信,所以,董卓找借口杀掉了他们。

现在,整个东汉朝廷完全受制于董卓:皇帝的废立、朝臣的任免、重大政策的制定,都由他说了算。野心极度膨胀的董卓,已经目空一切。改立献帝之后,将自己升迁为太尉,成为三公之一,掌管全国军事和前将军事务,后又自封郡侯,拜国相,跃居三公之首,掌宰相权。董卓虽然名为“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”的国相,但实际上却远远超越皇帝,享有“赞拜不名、入朝不趋、剑履上殿”等特权。

董卓入朝乱政,残暴本性与政治野心相结合,“性残忍不仁,遂以严刑协众,睚眦之隙必扳,人不自保”。在他的淫威逼迫和阴谋陷害下,竞争对手和许多忠义之臣,不是被逼出逃,就是被铲除。

洛阳城也在董卓的纵兵为祸下,饱受蹂躏。董卓初洛阳时,见城中富足贵族府第连绵,家家殷实,金帛财产无数,便放纵手下士兵,实行所谓的“收牢”运动。这些士兵到处杀人放火,奸淫妇女,劫掠物资,把整个洛阳城闹得鸡犬不宁,怨声载道。

汉献帝初平元年(公元190年)二月,董卓部属的羌兵在阳城抢劫正在乡社集会的老百姓。士兵们杀死全部男子,凶残地割下他们的头颅,血淋淋地并排在车辕上,令人触目惊心。此外,他们还趁机掳走大批妇女和大量财物。回到洛阳后,他的手下将领把头颅集中起来加以焚烧,而把妇女和财物赏赐给士兵,却对外人宣称是战胜敌人所得。

三国杀Online主创团队

2016-02-04

相关新闻  相关新闻